几百元贷款四个月滚成数万元 大学生深陷连环贷

2018-09-30 22:45 未知

  从750元到2万余元,从1家借款平台到身背7家小额贷平台借款,大学毕业生小熊(化名)落到网贷缠身这一步只有4个月。

  每天都会接到催款电话使他已经无法正常工作,精神恍惚。“有时骑着车送外卖,我会担心自己撞了别人或是被车撞。”他说,在上个月家人帮他还了1.9万元的情况下,现在他的债务利滚利又变成了9000多元,月底前如果不把这些钱还上,还不知这7个小额贷又会变成多少……

  9月26日上午小熊来到报社。眼前的这名24岁年轻人瘦瘦的,一脸憔悴,步履轻飘,精神不振。说话时有些语无伦次,甚至几次哽咽。说起自己近几个月的生活,小熊称是一团糟:“是年轻、好面子害了我自己,早点向家人、朋友求助,也不至于弄到现在这个地步。”

  小熊2018年24岁,老家在贵州省,2015年来到石家庄读大专,学工程管理。这场网贷噩梦的起点,是因为他大二时在一家“爱学贷”贷款2万元,分36期还款,每月还1000多元。“当时课程需要用电脑,我用这笔钱买了电脑,还有一部分钱用于其他生活用途。”小熊说,这笔贷款相对他后来遇到的7个小额贷还是比较正规的,每月只需要还一千多元,他想自己靠勤工俭学能挣出来,谁知到2018年5月钱突然不够用。

  为了还当月的1000多元,小熊没有跟家人说,而是在一名同学的介绍下找了一个网上贷款平台,从中借了1000元钱。“借1000元,利息是提前扣掉的,到我手里只有750元,7天到期再还1000元。”小熊说,可一周后他又拿不出钱还这笔小额贷款,就又交300元将这1000元钱延后一周。再后来,小熊又选择了从其他平台借款用于还款。就这样,小熊陷入了连环贷……

  9月26日,小熊给记者展示了他手机中欠款的7个APP:“魔借”、“惠花花”、“闪银”、“花鹿”、“水象分期”、“借享钱包”、“喵喵应急”。小熊说,这7个都是他正在还款的小额贷,有5项要每周还款,2项要每月还款,到现在都没还完。“每天都有电话催款,也有许多人加我微信,说可以借钱给我,现在我不敢再借了。”小熊说。

  为了还钱,小熊现在跑外卖挣钱,因为只有现在的工作是一两天就可以提现到账的。送外卖一天能赚150—200元,可这些钱根本不够他还款,还不上就会多出滞纳金和罚金。如果不能一次还清,以现在的小熊来说,就相当于陷入死循环。

  8月份,实在没办法的小熊跟母亲称借了同学2万元钱需要还,当时母亲被气得晕倒:“你怎么敢跟人借这么多钱?”但母亲还是硬挤出1.9万元给了小熊。小熊把这笔钱全用在还贷上,小贷平台上的钱被还到只剩6000元,每天的催款电线元。

  小熊说,他想赶紧把这7个小额贷共9000元还上。“这样只剩下那项比较正规的分期贷,我有信心能还得上。”小熊说,这些贷款都是从网上办的,需要他的身份证、电话号码和通讯录等信息。虽然努力工作,经常早上就开始干活儿,一直到深夜,可面对不断增加的小额短期贷款,他已经无法靠自己的能力偿还了。

  “我经常接到催款电话,对方说不还就打我父母的电话。我家里条件本来就不好,父亲当乡村教师,去年还做了手术,母亲开小卖部,前一段听说我借同学那么多钱被气得身体不好,所以我不能让父母知道我借了网贷。从上大学起我就没找家里要过钱。当别的同学在宿舍打游戏时,我都在勤工俭学。”小熊说,前一段时间他从凌晨4点工作到深夜,吃饭都是馒头咸菜,但债务还是越来越多。

  “我上个月还被骗了,有人加微信说可以给我贷款,让我还清小额贷,但要先给他800多元费用。我信了,可转了钱之后对方就拉黑了我。”小熊说,有时想多跑几趟挣点钱,但总被催款电话困扰,有两次对方逼得他甚至想跳楼,已没法正常工作。

  “我想以自己的经历奉劝年轻人,千万不要想着走捷径,挣一分就花一分。”小熊说,这笔钱缠得他生不如死,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上岸”。他想通过报纸寻找社会帮助,希望有好心人能帮他先把这笔9000元的小额贷还上,否则债务一旦逾期又会膨胀,前边的1.9万元就白还了。“借钱帮我的人我会永远感激,我送外卖一个月也能赚4000元—6000元,只要不是这种短期高息的贷款,我一定能还上的”。

  随后,记者就小熊遇到的情况电话咨询了市公安局打黑办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表示,小熊遇到的是典型的“校园贷”,网贷平台声称要通知其家人属于威逼行为,小熊应尽快到辖区刑警中队报警求助。(记者胡雁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