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额贷款户均超百万 IFC四川力促“贷小

2018-09-14 18:02 未知

  一个月前的芦山地震,当地金融机构对受灾所涉项目的处理,比五年前显得更有经验和资金储备。

  “经过排查,有几户当地客户贷款所涉资产受损。部分停产,损失约5000万。”5月14日,成都小企业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成都小保”)总经理鄢国松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对于受灾客户,将根据具体灾后金融政策安排不同程度的展期,“甚至会有新增贷款,我们将平衡风险提供担保”。

  作为汶川地震后第一家获得国际金融公司(下称“IFC”)投资和技术援助的公司,成都小保五年来担保规模和盈利能力实现大幅双升。截至2012年底,除常规业务外,共为受灾的156户中小企业提供近14亿元的担保;而2012年成都小保的税后利润是2.6亿元。

  但户均贷款额度仍然偏高。IFC在全世界范围内提倡普惠金融,希望通过资金和全方位的技术援助提升当地金融机构服务小微的能力,从而降低户均贷款额度,真正使其做到为小微融资者服务。

  “户均是我们判断小微金融服务能力的一个重要指标,但也不是唯一的。” IFC中国一位项目官员对本报说。

  据其介绍,国际小额信贷的上限一般在1万美金左右,而中国不少小贷公司单笔的户均贷款都超过了百万人民币。

  从成都小保提供的数据来看,目前通过其担保的贷款余额范围在100万-1000万之间的客户占比68.2%,而整体户均贷款额度在700万左右。IFC解释称,在对国内机构提供技术援助时,会有导向性的区分像小保这样的中小企业金融项目和微型金融项目。

  除了成都小保外,2008年地震后至今,IFC在四川还向北川村镇银行、仁寿村镇银行等涉微、涉农的服务机构承诺了总额约1.2亿美元的直接投资。

  接受IFC股权投资、风险共担、技术援助等不同形式介入小微业务的金融服务机构,五年来在资产规模和专业能力上有提升,但在大面积服务微金客户和风险控制的步伐却相对缓慢。

  2008年灾后第一时间获得IFC股权投资承诺和技术援助的北川富民村镇银行,因为种种客观原因2012年中才正式开始接受技援培训。截至目前,富民在专家指导下给240位个体工商户发放了2000多万元小微担保贷款,额度在5000-50万之间。在此之前,富民做的主要为500万以下的抵押贷款项目。

  “我们扶助的两家村镇银行,从最开始入驻前的近百万户均,现在已经降到了几十万甚至十几万的水平。跟其他的很多银行相比,已经降低了很多。”上述IFC中国项目官员对本报说。

  IFC的侧重点,是有选择性的帮扶真正愿意做小微的机构。其2010年投资入股的中和农信项目管理公司,是一家中国扶贫基金会专门负责管理和实施小额信贷扶贫项目的公司,目前已经做到平均单户贷款额度为6000元左右。

  成都小保目前对向未注册公司的微小客户(个体工商户、合伙小企业等)办理的担保业务累计仅1694笔,涉及金额8788万。尽管户均低至5.2万元,但与其累计158亿元的贷款担保余额相比,占比极小。

  “目前灾区企业大部分贷款项目都未到期,风险尚可控。未来两年是集中到期时间段。我们有5.7亿元的担保资金池,来源于IFC和政府补贴。”鄢国松说。

  IFC的微型金融项目技术援助一般为三年,结束后专家会全部撤离。援助过的对象是否能独立不变形地运用小微技术,是IFC持续关注的重点。

  “在培训的过程当中,其实是教学相长的,可以把我们这些模式不断地优化。”上述IFC官员对本报记者介绍。如果技援的对象恰好同时有股权投资,IFC会在董事会设立一个席位。

  该席位的功能不止是维护股东权益,“我们一般会邀请此领域的知名外部专家来坐在这个董事会席位,主要功能就是对这家机构未来一些战略发展规划上进行指导并提出具体建议,而同时我们也能保证,该机构是在我们了解的情况下正常运作。”

  另一面,为了确保援助的客观和中立性,投资和技术援助在IFC内部是隔离的两条业务线,管理和考核分别独立,避免技术援助行业层面工作与被投资企业之间的可能利益冲突。

  在中国的小微金融领域,IFC是第一家合资小额贷款公司、村镇银行的发起方,同时也参与到首个非政府组织的扶贫贷款部门转型微型贷款公司的工作。

  以小贷公司为例。一些项目官员认为,小贷公司应该真正做小,目前仍存在上述户均贷款额过高的问题。应该从政策导向上,鼓励小贷公司真正服务微型客户。

  “另一方面,中国小贷公司经营者也面临一些障碍:目前与一般工商企业等额的税收,地位的无区别对待,而忽略放贷机构本身经营的特殊性,可能会加剧公司的盈利冲动,鼓励投资者回归民间金融。此外,当资本金贷出后,无法再融到超过资本金50%的更多数额,因此其资金杠杆率仍然较低,限制小额贷款的发放。”上述项目官员认为。

  所以,在融资方面,IFC也关注非吸存类放贷机构中短期债券市场融资研究。深入了解通过债券发行所需要评级程序,建立行业评级标准,选出有示范性价值的机构。可想而知,这种评级标准不仅要考察财务偿还能力,还应该考虑到其是否真正履行发展性金融的业务导向。

  相关项目官员认为,目前从基层资源较好的城商行,到非营利性组织的小额信贷等非政府机构,都是该机构进行研究和技术援助的对象。并且希望引导行业将视野从单一的微型信贷业务,拓展到其他微型金融服务产品,如微型存款、小额保险等,并通过创新技术手段扩大金融普惠,例如无网点银行代理商模式(例如手机银行、网上银行)等。